宠物下载
EN
《内参记者》-----一名“非传统”记者颠覆你三观的采访实录
时间:2019-06-12 17:03
您现在的位置:宠物 > 宠物美容 > 正文

《内参记者》-----一名“非传统”记者颠覆你三观的采访实录

写在前面在这里,你可能会看到一些不符合你“三观”的内容,你可能会看到一些你一时无法接受的内容,这里有发生在战场上的诡异事件,有电影里才存在的妖魔鬼怪,有小说情节中的离奇探险,也有传说中的珍奇异兽以及匪夷所思的大案要案......不接受不要紧,不相信无所谓,不接受,大可不看,不相信,大可当它是一部小说而已,作为作者,为了保证可以正常的更文,以及避免引发不必要的口水战,我谢绝回答一切与本文内容有关的问题,总之一句话:信不信由你,写不写在我,也包括下面这段话。

你若问我我写的这些故事是真的假的,我会告诉你它是真的,但我只负责写,不负责向你做任何解释。

说完了以上的基本声明,我感觉有还有必要再说明一下我的职业:我是一名记者,不过这个记者不是大家所理解的通常意义上《XXX日报》、《XXX晚报》的记者,也不是各类电视台的记者,而是如本文书名写的那样,我是一名“内参记者”,相比于上述的“传统记者”,“内参记者”也可以姑且称作是“非传统记者”,那么什么叫做“内参记者”呢?去伪存真,剥掉那些神秘主义色彩直来直去的说,就是专门行走在涉密事件的第一线,通过采访、追访、亲身经历等方式掌握相关事件的第一手资料,经过整理与润色,将破碎的信息变成一篇篇相对通俗易懂的文章,然后发表出去给可以看的人看。 当然了,发表的地方不是公开可见的任何对外刊物,还是如本文的书名所讲,这些文章主要刊发在“内参”上“内参”既只在内部发行的刊物,它主要提供给相应级别、相关领域的人员阅览。 每一个单位,每一个领域,凡是涉及到官方的,基本都有各自这样的刊物,中纪委有反腐的“内参”,公安部有大案的“内参”,作为国家最顶级暴力职能部门的部队的“内参”种类那就更是多如繁星了,连负责为党和国家领导人饮食的“营养科”(负责此事的那个单位就叫这个名字)也有自己的“内参”,在那里面讨论的是世界最前沿的饮食营养学。 而我自认为也算是一名军迷,就以军事类杂志做一个例子,说几种部队“内参”的名字:《火力与指挥控制》、《陆军装备》、《装备》、《弹道理学》等,这些杂志都是涉密的内部刊物,有一些虽然在网上可以查阅的到,但绝对购买不到,更订阅不到,在部队的相关单位,每月发行的这类杂志在过期之后都要进行集中销毁,以免外传泄密,而与之相对的市场化,或者说是公开发行的军事类杂志,比如《现代兵器》、《兵器知识》、《兵器》、《坦克装甲车辆》等,则是可以花钱买到,每月订购的,这前者对内,后者对外,在内容上的区别是十分巨大的,对内刊物内容,一般专业性非常强,会追踪当今世界相关领域上的最新近况,并相应提及我国在该领域的目前状况,为有关人员提供最权威、最及时的资料参考,所用语言绝大多数皆为专业术语,如果不是业内人士,那阅读起来基本都会感觉其枯燥晦涩,但对外杂志上则不然,因为要考虑销量等经济利益,所以对文章的文笔有一定要求,让普通读者也感觉有较强的可读性,面对的人群不同,刊发的目的不同,所以两种刊物的风格也就截然不同。

而我虽然写的是“内参”,但不是技术性“内参”,作为一名记者,我更加注重的是事件本身的细节与事后的发展,对于那些难懂的技术理论,我基本不写,而且术业有专攻,倘若真要我写,以我的能力也写不了,而且我面对的读者人群,也不以技术人员为主,这就决定了我写出来的东西,兴许大家会更好理解一下。 除了职业以外,还有一点也十分有必要在正文开始之前讲清楚:因为我决定把这些事情写出来,并发出去,那么就要考虑到它的可读性。 所以我在其中原则上采用采访稿的写作模式,但相比于我刊登在各种“内参”上的文章,很多地方都会在必要的部分更加倾向于小说的结构,以便于提高读者的阅读兴趣,而我用一个自然段说明这件事的目的是想告诉大家:它可能看着有点像小说,但它不是。

那么说到这里可能有人要问了,结案既然是刊发到“内参”上的,既然是涉密内容,又怎么能堂而皇之的写出来发表在网络论坛上呢?首先,我所写的这些,即便涉密,也只是曾经涉密,现已脱密的内容而已,并且即便在涉密期间,这些内容的保密级别也属于非常低的水平,说到涉密问题,我还可以给大家科普一件事情,从我国的保密制度上来说,一般分为“秘密”、“机密”、“绝密”,三大级别,保密级别依次向上递增,而“绝密”又分为五个子级别,仍然是以部队为例,通常来说,最为常见的“秘密”内容,相关的营连级干部就有权阅读,“机密”级则要上升到团级以上,至于“绝密”级,最低也得是军区大佬才可以,如果上了“三级绝密”及以上,那阅读权限就得是巨佬级别才能拥有的了,所以,请放心,真正涉密还未脱密的东西我出于纪律约束与个人操守那肯定是不会乱写的,而那些毁天灭地,事关国家安全的东西,我就更不会写了(关键是即便让我写,以我也什么都不知道)。

另外,虽然文中的所有事件都是真实的,但细节上有真有假,这是为了多方面的需要,而在具体的人名上,我也都做了化名处理,所以不要试图去用搜索引擎搜索相关人名,即便搜出来同名同姓的,那也跟我写的东西没有关系,在报刊上刊登的内容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常常在采访时会使用各种化名,完全公开的报刊内容如此,更何况是曾经涉密现在要拿出来说说的“内参”。 (注:上面关于保密级别的问题,是我所在单位的情况,也许每个单位并不完全一样,如果有业内同行在场,那么欢迎指教,不欢迎乱喷,也奉劝想乱喷的不要乱喷,因为那样我会鄙视你。

)在这段话的最后,如果要有人问我写这些东西的动机是什么,那么说的简单而又文艺点就是:我想让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让更多的人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并不仅仅是双眼所看到的那么简单,你所看到的,未必就是事情的全部,更遑论有无数的事情,你压根儿就看不到,而让世人了解的更多,引导正确的舆论走向,这是我作为一名与“媒体”、“记者”这些行业沾边儿的一点职业追求,说的再简单点就是:为了职业道德。

基于此,我敲打键盘,写下了以后我会更新的那些文字。

好了,前面的话,就说到这里吧。

上一篇:[玫瑰香水]80后的我们在深圳过得还好吗?

下一篇:《最强大脑》陷“最强风波” 脑力竞技,科学可还是唯一标准?